图片 4

优势太弱,弱点太强

今年的法网和温网为我们奉上了两位伟大的冠军球手,相关报道的标题也是《德约打败费纳,费德勒与纳达尔同时不在世界前四的第一周,高手们一眼看出没有优势是因为投入不够,感觉为了战斗而战斗

  连续两项大满贯赛事,我们都在冠军领奖台见证了激动人心的新面孔——罗兰·加洛斯,年仅20岁的奥斯塔彭科一路黑马狂奔赢得人生大满贯首冠;全英草地俱乐部,23岁的穆古卢扎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双满贯冠军得主,被广为看好成为WTA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体坛+记者张奔斗报道

  本周,是过去13年来,费德勒与纳达尔同时不在世界前四的第一周;随着纳达尔周三夜场被特洛伊基两盘击败,去年四强积分不保的他,下周将更退一步,和费德勒双双都不在世界前五。

从拿到“优势”的专题就在思考自己的优势及优点有哪些,由于自己不好的地方太过明显,分析优势时显得无从下手。

最终评分7.5分,战斗场面10分,故事性扣1分,感觉为了战斗而战斗,驱动力不足,第一场直升飞机上打狙击枪击毙货轮上海盗严重失实要扣1.5分,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感觉都崩溃了,还好后面战斗戏找补回来了!两场拆炸弹的戏感觉很假,都这个场面了不去干恐怖分子?当然电影里为了表达我军仁爱我能理解,所以可以忽略,第一场戏追击海盗逃走的船的时候,搞不懂为何不开主炮?(感觉狙击手很冤啊)最后还是想吐槽几点我觉得跟真实情况有差别的1:我是真不相信海盗看到大军舰了还敢派几艘快艇来接应的。海盗最牛逼的武器就是RPG,对于4000多吨的护卫舰,它有一万多种方式让海盗生不如死,索马里海盗的战斗力没那么强,真实情况应该跟战争之王里面的黑叔叔一样的嘿嘿😁,2:恐怖分子的战斗力没那么弱,那种老兵油子,8个特战进去小镇应该是被团灭的嘿嘿😁,在没有强大的其他战斗装备支援的情况下,(实际上恐怖分子火力还更好)大家都用枪,撑死了1:3!

  男子网球在这两项大满贯赛事中带给我们什么惊喜了吗?并没有。

德约曾明确表示,他未来并无意竞选塞尔维亚总统;不过,他再一次展示了他强悍的政治手腕。

  图片 1

优:适应力很强、灵活性很强、有一定的自知之明(这个也可以算吧)、没啦没啦没啦…

  图片 2

是啊,各行各业,无论前台上演着怎样的大戏,后台总脱离不了政治与经济这两大主题。正如职业网球,本质其实也是一门生意,当然还有看不见硝烟的政治舞台。

一张图看尽费纳13年来的排名涨跌 图片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劣:有点小固执、专注力不够、太看重眼前的利益(我把它归咎于原生家庭的影响所致)、嘴快于心(会导致没想好就已经说出去了)、执行力不够(导致虽然知道自己的劣势也没有做太多去改善)、急躁

  法网男单八强名单中,最年轻的一员是23岁的蒂姆。而温网的八强阵容,最年轻的拉奥尼奇就更年已26;战至半决赛阶段,费德勒与伯蒂奇展开两位“老家伙”之间的争夺,而另一场半决赛的对手西里奇与奎里倒是都在30岁以下,但都年已二十八九。

图片 3

  早已提前关闭2016赛季的费德勒,排名只会越滑越远;而纳达尔在上海落败之后也表示,他同样有可能就此告别2016,“我的赛季已经几乎结束了”(almost
over)。退出世界前四,退出世界前五,照这样下去,明年澳网赛时,他们会不会都已不在世界前十?

跟大家简述了自己的迷茫,高手们一眼看出没有优势是因为投入不够,其实也是,一直以来除了学习别无所长,一朝工作别的全丢了…

  最终,法网冠军归了31岁的纳达尔,而温网夺冠的费德勒更是一个月不到之后就将36。毫无疑问,法网十冠王当然伟大,温网八冠王同样是不可思议的高度;并非是想对这些前无古人并且很可能也将后无来者的成就有任何轻看或者低估,费德勒与纳达尔今年的复兴固然令人感慨万千,却也同样扼杀了不少话题、悬念、抓马和新鲜感。

ATP执行主席与总裁克里斯·科莫德寻求连任的努力正式宣告失败,由于未能在ATP球员工会的投票中获得足够票数,他将在本赛季结束后结束六年的任期。新的接替人选众说纷纭,尚未确定。

  也许,唯一的“安慰”是,当年他们高居世界排名前两位时,他们只可能在决赛上演“费纳决”;随着排名双降,他们反倒有可能在签表上早早相会。曾经一个赛季要上演连场好戏的费纳对决,如今,已成男子网坛的稀缺产品;两人的上一次交手,已要追溯到去年的巴塞尔站决赛,而再上一场则是2014年的澳网赛。

  已经连续两项大满贯赛事,女子赛事提供了比男子赛事更多的话题、更有热度的竞争以及很可能是更高质量的对决,这也成为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共识。而纳达尔让瓦林卡三盘只得到六局的法网决赛,费德勒让西里奇三盘只得到了八局的温网决赛,当然更于事无补。可以说,今年的法网和温网为我们奉上了两位伟大的冠军球手,却并未能奉献上可以长留我们脑海的经典名局。

由于德约身任ATP球员工会主席的要职,而纳达尔与费德勒都表示过对科莫德的支持,这场争夺,无形中被诠释为德约与费纳之间的暗战。英国《每日快报》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题,《科莫德出局,德约赢得ATP重要战役,费德勒和纳达尔不会开心》;业内较为权威的美国《网球世界》网站,相关报道的标题也是《德约打败费纳,科莫德结束六年任期》。

  巴塞尔,这项费德勒的家乡赛事,原本是纳达尔赛程表上的下一站。但在一个黯淡无光的亚洲赛季之后,纳达尔变得不再确定了:“我必须和叔叔以及团队商量,有时候,继续打比赛不是解决方法;解决方法只能是停下来,进行系统的训练。”2016尚未结束,但和费德勒一样,纳达尔的眼光已无奈地提前投向了2017,他说:“距离下赛季还有两个半月,这两个半月,我要不惜一切代价付出所有努力,确保能为下赛季做足百分之百准备。”

  图片 4

图片 5

  是啊,很可能,他们再也回不去了,就和你们的青春一样。那么,在13年来费纳双双跌出世界前四的第一周,就让我们用数字回顾,这是怎样的13个年头。这并不是一串串冷冰冰的数字,每一个数字,都寄托着我们对费德勒与纳达尔的尊敬与情感。

  伟大球员退出历史舞台的方式,除了像博格这样少数意兴阑珊的天才选择了主动放弃之外,绝大多数是在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推动下渐渐失去了竞争力,也可以说是被年轻的后辈推出了历史舞台。如果以每五年作为一代人的标准,费德勒和纳达尔身后的90后一代仍迟迟无法实现大满贯的梦想,但你也可以说是他们生在了最坏的时代,毕竟他们的青春年华正好处于四巨头最强的统治之下。95后一代的确被寄予了明显更高的期望,但现在看来,他们虽然在排名榜上做得挺好,但在大满贯赛事中的表现则令人失望。

纳达尔对科莫德的支持显而易见。就在本次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期间,他还重申:“我向来不崇尚过于频繁的变化,ATP主席换人将令巡回赛前进的步伐停滞,新的人选又需要一段时间去学习和适应。我个人认为,克里斯的工作非常出色。”纳达尔还特别指出,在ATP世界杯赛刚刚出台以及ATP总决赛有可能更换地点的大形势下,保持管理层的稳定尤为关键。

  ·他们两人上一次同时不在世界前四,还是2003年6月最后一周的旧事。彼时,费德勒排名世界第5,年轻的纳达尔还远在第76,他们都还不是大满贯冠军。当时的世界前四是阿加西、休伊特、费雷罗和莫亚,如今都已退役。

  这也恰是费德勒在温网夺冠第二天冠军发布会上的重要观点。即便在温网八冠的喜悦之下,即便是顶着一个冠军派对玩到凌晨四五点钟才上床的晕乎乎的脑袋,他仍对年轻一代球员发出了非常严厉的批评与告诫。费德勒说:“每一代球员当然是不同的,自我这一代和拉法这一代之后,再没能出现一批年轻球员能够强大到将我们推出历史舞台,而这当然非常有助于我和拉法的长盛不衰。”

就在今年澳网期间,纳达尔还曾披露过,ATP球员工会并未就此要事与他协商,也令人担心ATP球员工会与球员之间的沟通问题。德约事后解释,他去年9月和11月都曾和纳达尔商谈过,而且“沟通是双向的,他们可以随时找ATP球员工会的人来谈。”

  ·2003年7月7日的排名榜,费德勒首入世界前四。大约两年后,赢得法网首冠的纳达尔从世界第5升至世界第3,首次进入世界前四。一个月后,纳达尔又迅速升至世界第2,并在那个位置上被世界第一费德勒压了三年;直到那场惊天动地的2008年温网决赛,冠军纳达尔在排名榜上一举登顶。

  费德勒尤其对于年轻球员僵化的战术能力和保守的打法感到不解甚至恼怒。不再有人愿意发球上网,“这种现象在这个级别的竞争中出现非常令人担忧。”费德勒详述说,他会查阅下一轮对手在赛事的技术统计,每当看到他们只有2%的球会发球上网时,他便大感放心——“太棒了,他不会发球上网的。”但他同时非常困惑,年轻人为什么不多练练网前技巧,提升前场的技术和自信,因为尤其在草地赛事中,“美妙的事情的确会在网前发生。”

相比而言,费德勒的表态较为和缓。虽然之前也曾对科莫德的工作以及为人表达过赞赏,但本次大师赛期间他只是表示:“我说什么并不重要,反正结果已不会改变。这就是政治,这就是当下的网球。我不想介入,尤其不想在这群人面前。”

  ·自从进入世界前四之后,纳达尔在世界前四之外的时间只有71周,他位列世界前四的时间占比为90%,费德勒的这项数据则更高达95%。

  前温网冠军帕特·卡什本周在接受一次访谈时就表示,年轻一代球员“太弱太逊”了。他尤其赞颂了费德勒,称“Federer
outlasted
everyone”,意思是费德勒拖垮了所有对手,比所有人都活得长也红得久。这其中的“所有人”,不仅包括95后,在卡什眼中甚至包含了德约和穆雷这样的巨头成员——无独有偶,这两人本次温网期间都出现了伤病问题,目前也都面临是否手术或静养的选择,而接下来北美硬地赛季的赛程安排也都存在未知数。

休伊特、瓦林卡、穆雷母亲等多位网坛人士都对科莫德无法连任表达了失望之情,瓦林卡甚至认为ATP董事会中的某些人不该留在里面。这就牵扯到董事会的权力架构了——ATP董事会由7人组成,3位球员代表、3位赛事代表再加上科莫德。正如德约所分析,当球员代表和赛事代表站在各自利益角度战成“抢七”的关键时刻,科莫德的那一票就显得尤为关键。

  ·在过去的692周之中,费德勒有658周位居世界前四,纳达尔有621周位居世界前四;两人同时位居世界前四的周数,高达588周。

  当然,对于年轻后辈,费德勒也有一些同情。他们不仅要生活在四巨头的年代,这本身就已经够难的了——2004年以来也只有高迪奥、德尔波特罗、西里奇和瓦林卡等少数大满贯的突围者,而且,现在的积分系统更加向重大赛事尤其是大赛冠军倾斜,比如费德勒指出大满贯冠军和八强之间竟然达到了2000和360的巨大分差,而一个大满贯冠军顶八个ATP250赛事的冠军积分;加上如今又不像他当年刚出道时有打败高排名球员的奖励分,令年轻球员在排名榜上越来越难以爬上高位。

ATP的性质原本就是球员和赛事的合股公司,球员当然有权决定自己的领导者。站在德约和ATP球员工会的角度来说,无非是觉得科莫德的立场过于偏向赛事,而没有给到球员足够的支持。

  ·打入世界前四之后,费德勒首次离开这个行列的时间是2013年7月,他在这个行列待了整整十年。纳达尔则在世界前四连续待了七年半,受伤病困扰的他首次离开世界前四是2013年初。

  想当年,费纳联手统治男子网坛时,不少人曾抱怨男子网坛因此而失去了悬念。如今,可能会有更多人懂得珍惜他们的表演。而如果仍有人对费纳复兴深感乏味的话,也只能说一声——年轻一代球员还是弱弱的,这可怪不得两个老家伙咯!

在担任ATP主席之前,科莫德的职业出身是英国女王杯赛以及ATP总决赛的管理层,虽然2014上任后他大大提升了巡回赛的总奖金、签下了与阿联酋航空的巨额赞助合约、创立了ATP新生力量总决赛以及ATP世界杯赛,工作成效有目共睹,但就拿赛事奖金来说,虽然得到明显提升,但球员奖金在赛事盈利中的占比仍然只是很低的份额。

  ·在费德勒首次打入世界前四之后,他和纳达尔拿下了其后30个大满贯冠军中的25个。

因此,从本质来说,这是一场球员利益与赛事利益之间的角力。一部分球员觉得科莫德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另一部分球员则寻求球员更大的话语权。取代一位工作出色的领导者,当然具有一定风险,但也为迎来一位更出色领导者留下了可能的空间。比较遗憾的是,为了避免陷入更大争议,此事的关键人物德约面对媒体不愿多谈,表示作为ATP球员工作主席,有责任为内部信息保密。

  ·费德勒曾长达302周高居世界第一,纳达尔占据世界第一的时间也长达141周。他们两人的大满贯男单冠军总量?31个。

站在一位中国媒体人的角度,历经ATP的多任领导人,还是觉得科莫德的前任德拉维特先生是最完美人选——毕竟他ATP亚太区,对中国很有感情,重大决策中能够考虑到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利益。很可惜,因为绝症,德拉维特英年早逝。科莫德毕竟是欧洲派系的中坚,对于亚洲地区考虑不够深入,尤其是在前任德拉维特的对比下。

  ·在本周的排名榜上,费德勒位居第7,纳达尔世界第4的排名被锦织圭取代,跌至世界第5。

图片 6

  说到排名,52周循环计分的ATP排名可能还具有一定欺骗性。在只计算本赛季积分的ATP冠军排名榜上,费德勒已只能位居第13位,而纳达尔则排列第7。尽管在上海首战出局,但由于排列身后的蒂姆退赛上海,伯蒂奇又连续在东京和上海早早出局,纳达尔的总决赛席位应该仍然无忧。不过,纳达尔感受不到ATP伦敦总决赛的召唤,他现在所想的,是如何解决正手攻击力的问题,如何增强腿部力量,为下赛季早早备战。不过他也表示,他对赛程并未最终确定,也不排除继续出赛的可能。

ATP正处于敏感而关键的时期,英国《卫报》的标题颇有些耸人听闻,《在德约和科莫德的暗战中,网球成为了输家》。这话很可能说得太早了——科莫德的离去到底令网球受损还是获益,还需要下一位继任者和下一个三年来共同检验。

  无论费德勒和纳达尔还能在赛场征战多长时间,感谢他们同在世界前四的这十三个年头。感谢费德勒独一无二的华丽网球,感谢纳达尔独一无二的精神内核,是他们两个人,让万千球迷爱上了网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